您的位置: 闸北信息网 > 育儿

不怕希腊无赖只怕经济不坏

发布时间:2019-11-23 23:34:22

不怕希腊无赖 只怕经济不坏

西班牙政局变天,希腊再打违约牌迫债主让步,欧元区又现暗涌,股汇俱软。雅典一次又一次以赖债作武器跟债权人周旋,逐渐变成狼来了。会不会好的不灵坏的灵,像狼来了般最没人信那次才是真,老毕答不上口,但反紧缩政党在西班牙地方选举大杀三方,为该国政局带来巨变,却大有一谈价值。

本月12日的专栏中,我曾经指出,作为欧元区大当家,德国的最大隐忧并非希腊脱欧拖垮整个欧元区,亦不是其他财政困难国有样学样离家出走,而是有了希腊这个先例,西班牙、意大利以至跟德国面和心不和的法兰西,日后将有更多筹码跟柏林讨价还价,在不同的政经问题上,为德国添烦添乱。

希腊脱欧,否极泰来?

西班牙地方选举结果清楚显示,反对与支持紧缩的政党此长彼消,民意倾向那一阵营彰彰明甚。除非三头马车只是一班没有政治智慧的官僚、讨债佬,否则不可能对周边急剧转变的政治风向视而不见,明知希腊热锅蚂蚁,还在预算目标、劳工市场改革等连串议题上寸步不让。

撰写前文时,老毕只想到希腊一旦脱欧,德国要迫其他财困国违命是从,势必面临更大阻力,却没想过希腊脱欧后的处境,更未深究重获自由的雅典如何反过来影响欧元区。经济学界牙擦苏、2008年诺奖得主克鲁格曼(PaulKrugman)周一在《纽约时报》发表的短文(题︰GrexitandtheMorningAfter,希腊脱欧后的黎明),刚好补了这片空白。

此文发人深省之处,在于克鲁格曼并未纠缠于希腊脱欧可能引发的骨牌效应,只要求大家思考一个问题︰希腊脱欧一两年后,该国情况将怎样?十九缺一的欧元区,又将出现一番什么样的光景?

在他的想象/假设里,希腊脱欧初期痛苦万分无可避免,但随着重新引入的本国货币德拉克马(drachma)大幅贬值,希腊旅业兴旺出口转俏,经济全面复苏并非不可想象。这一天不会于脱欧翌日降临,但以一两年为期,希腊不难渐入佳境。到了那个时候,欧元区面对的最大风险并非希腊复苏失败(Greecefails),而是希腊复苏成功(Greecesucceeds)。

货币贬值亚洲先例

希腊尚未脱欧能否成功还难说,西班牙反紧缩政党已在选举中势如破竹;当真如克鲁格曼所言,希腊脱欧后游客涌入该国饮酒狂欢,一两年后歌舞升平,财困国反紧缩浪潮焉有不变本加厉之理?

克鲁格曼在紧缩问题上的立场人尽皆知,他为脱欧后的希腊作出极度正面的假设,殊不令人意外。可是,作为香港人,对克鲁明描述的情境不会陌生。回想九七金融风暴,亚洲货币全线剧贬,香港为捍联汇制度坚决拒绝追随,结果熬足六年通缩、楼价一泻如注,负资产满街之余,裁员减薪无日无之。

当时港元与亚洲邻国货币强弱悬殊,香港经济虽陷入困境,但币值因素令东南亚、韩国等旅游热点吸引力大增,多少港人抵受不住诱惑,一年到这些地方玩足几次?反过来看,港币若非强到吓怕外国旅客,饮食、零售业用得着打价格战引人消费吗?

克鲁格曼口中脱欧后的希腊,跟亚洲金融风暴期间的东南亚、韩国不无相似之处。货币贬值令这些国家竞争力上升,熬过风暴爆发初期的违约、破产潮,再硬着头皮接受IMF经济援助,不出一两年,亚洲诸国确实迎来强劲的经济复苏。

一个身在欧元区以外、经济欣欣向荣的希腊,对财困国反紧缩阵营将产生多大的鼓舞作用,应该不难想象。沿此路进,德国怕的不是一穷二白的希腊屡耍无赖,而是重获自由的希腊经济不坏。

污染防治
行业资讯
合肥科技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