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闸北信息网 > 育儿

穆尔西与叙利亚断交埃及如同回到穆巴拉克时

发布时间:2019-11-28 10:02:33

  穆尔西与叙利亚断交 埃及如同回到穆巴拉克时代

  原题没有被解放的穆尔西

  穆尔西们不是解放者,也还没有得到解放,因为他们同样无法自我决定,同样求诸于外来干涉。

  解放,不仅意味着肉体脱离锁链,更意味着自己可以决定方向。

  《被解放的姜戈》,歌颂的是一个自由人,从一个幸运地被别人摘掉脚镣的奴隶,变成一个决心永远不被关在囚笼里的枪手;相反,衣冠楚楚的黑人老管家,貌似自由,却始终是被主子操控的奴隶,受虐快感,深入骨髓。

  从这个意义上说,虽然代表阿拉伯世俗世袭政权的穆巴拉克已经在两年前被推翻,虽然穆斯林兄弟会背景的穆尔西掌控着埃及的军政,虽然这个古老国家似乎迎来了民主新生,虽然它在中东北非巨变后依旧保持着地区大国地位,但是,穆尔西与其前任的角色并无本质区别。

  他们不是解放者,也还没有得到解放,因为他们同样无法自我决定,同样求诸于外来干涉。有学者指出,中东的问题在于,自1789年拿破仑入侵埃及以来,中东人便不再能真正决定自己的命运,那里重大的政治家依旧认为,只有外来势力才有能力作出决定并强制其得到实施。看看穆尔西的渴望吧,15日的体育场,对着2万多埃及人,他表达着对美国领导下在叙利亚建立禁飞区的渴望。怀揣同样期待的,还有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海湾的国王和酋长们。

  穆尔西还宣布中断与叙利亚的一切外交关系,并正忙于组织阿拉伯首脑紧急会议,而埃及穆兄会则宣布加入一些逊尼派组织在叙利亚对什叶派的“圣战”。这般按捺不住,显然与前一日美国官员表态有关。后者称,叙利亚政府军越过“红线”,在战场上使用化学武器,首次确认将援助叙反对派武器,并考虑建立禁飞区。此前,媒体披露,穆兄会在土叙边境活动频繁,一边帮中情局甄别受援组织背景,一边收集能让美国出手的证据。

  如此配合,恍然回到穆巴拉克年代。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在联合国举着一只小瓶子,号称里面是萨达姆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其实,那证据是一个叫利比的恐怖分子在埃及情报局黑狱中挨打不过编出来的。利比死在卡扎菲统治的利比亚,弄死他的是穆巴拉克的亲信、情报局长苏莱曼。穆巴拉克倒台,卡扎菲被击毙,据传为美国和以色列双重间谍的苏莱曼浑水摸鱼未成,2012年病死在克利夫兰。

  如此配合,难免让人生出一种对中东和解的无望。抛却阴谋论不提,在这块多难之地,不论贫穷的、富有的,不论世俗的、原教旨的,不论世袭的、选举的,所有人脱掉外衣似乎都一样,都像活人角斗场上的黑奴,气力和心思不在姜戈式的解放,而在为了一瓶啤酒和一夜美色杀死自己的同伴,最后再遇到被同伴杀死的一天。

  “阿拉伯之春”里一直在翻脸、一直挂着得意笑容的土耳其人,不正遭受着“突厥之夏”?对穆尔西来说,穆巴拉克、卡扎菲和苏莱曼的老路就在那里,走或者不走,有没有解放,都是注定。(特约评论员黄恒)

  原链接:

心情随笔
房产图片
IT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